澳门皇冠手机免费网址-澳门皇冠官网-澳门皇冠手机免费网址

资讯媒体

为什么说不

2015-08-31 09:50:31 编辑:谢一飞 澳门皇冠手机免费网址:苏州院

听说龙应台之名,还是上高中的时候。《丑陋的中国人》之类批判国人劣根性的书大行其道,《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自然也如雷贯耳,拜读后犹如醍醐灌顶,好似大彻大悟,心灵升华到了某种境界。

说起来夸张,但是这写于1984年的文章,反映出的社会问题的的确确与大陆2000年后社会飞速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如出一辙。2000年,我升至高中,也开始明白事理,有了更广泛的关注面,那时拜读到龙应台的文章,更觉贴切,感受深刻。

“中国人怕事、自私,事要不杀到他床上去,他宁可闭着眼假寐”;“经过郊区,我闻到刺鼻的化学品燃烧的问道。走进海滩,看见工厂的废料大股大股地流进海里,把海水染成一种奇异的颜色”;“你疼爱的娃娃每天吃着、喝着、呼吸着化学毒素”等现象现在写出来,怕是很多人都以为在写中国大陆的现状吧,但这确确实实发生在20世纪80年代的台湾地区。因此,龙应台写出的《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一文,呼吁民众站出来,无论大学教授、杀猪的、还是是学生,都要站出来说:“我受够了,我很生气!”

没有人质疑这篇文章的号召力,也没有人质疑台湾地区自那以后20多年的改变,因为无论台湾媒体还是民众,早已形成起了青山绿水的自然环境与安宁和气的生活氛围,并以此为底气,也建立起了对大陆满满的优越感。在我的接触范围里,无论在网络游戏中还是资讯报道中,从饮食起居、到时事政治,台湾社会自上而下都对充满了对大陆的无知和偏见。过去他们为什么不生气?如今他们为什么看人低?这也许都只是表面罢了,因为他们不思考,他们只会被人牵着走罢了。而牵着他们走的,则是所谓的“民主”。

“简陋的讲台上,披着红条子的候选人讲得声嘶力竭。穿制服的警察、着便衣的监选员,紧张地站在群众堆里。候选人口沫横飞地把平常报纸绝对不会刊登的言论大声大嚷地说出来。他举的例子谬误百出,他的用语粗糙而低级,可是我站在榕树荫里,耐心地听他说完,欣赏他有勇气主张与大众不同的意见。”对于龙应台来说,最看重的一句话也许是“欣赏他有勇气主张与大众不同的意见”,而对于我,最扎眼的莫过于“他举的例子谬误百出”。写得太好了,通篇下来,让人激起了对政府的不满、对“候选人”的钦佩和对国家机器的鄙视。倘若我说“候选人”的不是,也会被“你怎么能看不起他的用语粗糙而低级”或者“你有勇气主张与大众不同的意见吗”之类的话驳斥吧。

恰恰相反,我不会看不起他的用语粗糙而低级,因为我也“不遑多让”,我更是钦佩有勇气主张与大众不同的意见的人。但是现实之中,人们一定不会在意“他举的例子谬误百出”,谁会在乎真相呢,大家只会受到引导,被情绪感染,进而力推这个“候选人”罢了。如此的后果是什么呢? “三十年的切片里,政治犯变成了掌权者,掌权者变成了反对者,而当时得尽掌声以及人们殷殷期待的,以道德作为注册上百年的那些英雄们变成了什么?其中一部分人变成了道德彻底破产的贪污嫌疑犯。”真的是“变成了”?你怎么不能说他们“本来就是”呢?

民众作为群体,是盲从的,所谓的“独立”思考,也会受到不同程度的主动或被动的“引导”。毋庸置疑,最重要也最有影响的“引导”,便是“民主”和“自由”。在此引导下的台湾地区舆论与话语权,表面上是由民众发出的,却代表的是部分人——就是那些通过群体发生选出的人的利益罢了。小小的岛上,各个集团你来我往、犬牙相交,也就引导整个社会纷纷攘攘,乱作一团。难怪也有人批评说:“台湾人,你息怒吧,你话太多了”。

全书里,无论20年前的80年代还是20年后的今天,龙应台从来都在承认,台湾“乱”,但是她强调——引用原话,这里的民主我就不打引号了——这都是民主的必修课,所有的“跌倒”都是必需的实践,民主的“乱”不是乱,它是必上的课。

“读书人的事能叫偷吗?”一旦你认定了什么事,再污秽的外在也会被你的理想美化。龙应台这20多年,看的写的始终都是展现表面的一切,坚持的也都是“台湾人的共识”。这“共识”真的是对的吗。由此“共识”建立的便是喝着塑化剂嘲笑三聚氰胺、反着服贸进口美国牛肉、“民主”嘲笑“独裁”和打着“不统不武,保持现状”下的“台独”思潮等等“台湾政治正确”。

龙应台,口号响亮,文笔细腻,形象清新,却让我感觉分明是“精粹”和“民粹”的帮凶。台湾就是一部活生生精粹利用民粹逆转的现实史,首先就是利用美帝主义制造出的完整民粹思维工具——一人一票西方普世民主,利用民众容易晕头的“民粹主义”,让民众为了“手中掌握监控政府”的权利而支撑普选。那时候,精粹阶级是异常支撑民粹活动的,但当普选成功后,精粹成为领导人统治阶级后,民粹就成为了精粹当政者的夜壶和在野精粹者的玩物。

龙应台模棱两可的两岸态度也在这跨越20多年的书中体现的淋漓尽致,20年前她便有了“中国人”还是“台湾人”的“思考”,20年后表面上不避讳“中国人”的身份,却实际上弃之不及。真想用我接触过的“温良恭俭”的台湾人民常说的一句话“干!你想怎样啦”问问她。

作为台湾“学问局局长”和后来的“学问部部长”,龙应台可说是台湾地区的学问部门负责人,当政期间“恰好”经历了台湾“去中国化”最严重的时期。书中的《官员龙应台》一文,便是活生生的台湾地区官员塑造宣传文,全文事无巨细地描绘着她的谈吐形象却不设计任何政绩,让一个眼高手低、空言无补却自以为胸中丘壑怀天下的典型的中国文人范儿跃然纸上,也映照了台湾地区选举如选秀的政治氛围。

民主与自由没有错,“民主”和“自由”错了。在商贸活动与大陆联系日渐紧密的同时,台湾社会却日渐固步自封,本岛主义在政客和民众中甚嚣尘上,两岸隔阂日益加深。全书粗略看下来,“台湾人”龙应台也只是在固化的思维里遨游罢了。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